抱歉, 你的瀏覽器不支援 Javascript 反毒資源專區 – 毒品危害防制
::: 反毒資源專區  


首頁 > 反毒資源專區 > 主題專欄 > 毒品危害防制
 
字級設定: 字級小 字級中 字級大 字級巨

::: 毒品危害防制

 
標題: 職場藥物濫用防制於職業健康服務工作之推動(管制藥品簡訊第七十九期)
2019/05/06

職場藥物濫用防制於職業健康服務工作之推動

台灣職業健康護理學會 陳美滿理事

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以下簡稱ILO)於1981年通過第155號職業安全與衛生公約,揭示「人人享有安全衛生工作環境」之精神,更於1985年第161號職業健康服務公約(Occupational Health Services Convention1985)提及應藉由建立並維護安全健康工作環境,以預防、諮詢、管理及服務策略,協助雇主與員工共同營造並維持工作者身心健康及福祉。世界衛生組織亦認同透過雇主、工作者和政府單位間合作,工作場所可以是推動健康促進,解決健康風險並保護工作者健康福祉的理想場域,這樣的概念與運作讓職業健康服務工作成為國內推動並維護工作者健康的重要機制。而與工作相關的壓力、職場暴力等議題,被歸類為社會心理危害因子對職場所造成的衝擊,不僅近年來已開發國家或開發中國家高度關注,國內亦認為其可能影響國家社會及工作者的健康、出缺勤和工作績效。其中因物質及藥物濫用屬於生理、心理及社會的現象,也被視為可能影響工作者身心健康而被討論。

聯合國(United Nation)於1998年發表「減少藥物需求指導原則宣言」(Declaration on the Guiding Principles of Drug Demand Reduction),即強調藥物濫用防制工作應由社會各界共同參與而達成。工作者若受物質及藥物濫用衍生影響,可能干擾工作的準確性和效率導致事故發生,而有不安全(死亡、事故等)、曠職、病假、離職、假性出席、生產損失、職場暴力和騷擾等狀況產生,造成企業直接或間接成本損失。更可能因員工工作注意力無法集中或延遲工作、偷竊、決策受影響、效率不佳、工作士氣低落、身體健康不良、與同事或上司相處困難、需反覆培訓新人、紀律程序問題、醫療/康復計畫等狀況發生,使企業必須增加額外成本。然而,職場、個人或社會因素亦可能助長工作者藥物濫用的狀況發生。高壓力、高要求但相對控制權低的工作,工作滿意度低落、長時間或不規則輪班作業,疲勞、重複性作業,被孤立、缺乏晉升機會、工作未被監督及易取得藥物等,都是文獻提出其可能是職場上造成藥物濫用的因素。但職場也可以是解決藥物使用問題的重要場所,因為雇主可和員工共同制定職場可接受的行為準則,藉由建立或推廣健康促進計畫及員工協助方案(Employee Assistance ProgramsEAP),更能直接有效的透過提供社區資源轉介來幫助工作者。

但當未能確認曠職或病假、缺乏生產力和事故發生原因與藥物使用之間的關聯,該議題對企業的經濟影響,在傳統上極難予以衡量下,多未能受到重視。為此ILO1995年即提出面對職場藥物問題,積極的做法應為企業、組織和國家能在工作場域及外部環境中,發展更廣泛與一致的夥伴關係;於2002年建立「SOLVE」(StresstobaccOalcohoL and drugsHIV/AIDS and violencE )職場健康促進概念,即納入藥物議題,期望降低工作中的社會心理風險。於2011年修訂版本更彙整多元健康促進議題:工作壓力(work-related stress)、職場酒精及藥物使用(alcohol and drugs at work)、職場暴力(violence at work)、職場人類免疫缺乏病毒與愛滋病(HIV and AIDS at work)、菸草與職場二手菸(tobacco and workplace second-hand smoke)、職場營養(nutrition at work)、為健康而動(physical activity for health)、健康睡眠(healthy sleep),以及經濟壓力(economic stress)等;該概念與國內職業健康服務工作及政府極力推動之職場健康促進吻合,而其中的「職場酒精及藥物使用」仍是重點項目,認為應建立程序並以專業和一致性的方式提供協助,使職場管理階層,透過制定的程序和相關資源,能減少因使用藥物被汙名化的工作者。因為當汙點不再是討論的焦點時,才能讓當事人毫無畏懼的尋求幫助並公開討論問題。以美國為例,近75%的物質及藥物濫用者仍保有其個人工作,推動無藥物濫用職場(drug-free workplace)被視為是一項重要的健康服務工作,並透過相關政策或法規支持無藥物濫用職場各項推動作為。

國內透過各機構通報濫用藥物種類與族群分析資料,顯示濫用藥物個案之年齡層分佈以30~39歲為最多占31.9%40~49歲次之佔31.7%,推估全國人口佔半數以上的勞動人口中存在藥物濫用的危害。為此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透過全國各縣市衛生單位結合職場職業安全衛生管理措施,協助各式企業規劃、辦理藥物濫用防制相關教育訓練與宣導活動,將藥物濫用防制的宣導從社區延伸至職場,嘗試協助職場了解與重視藥物濫用防制工作,一同營造健康安全的工作環境。

透過20172018年於職場以職業健康護理人員(後簡稱職護)為主要角色推動藥物濫用防制計畫,初步成果發現已有職場能在職護積極參與,引領全方位的健康促進概念,推動藥物濫用防制工作並獲員工、主管配合與支持,但多數職場仍存窒礙及其推動瓶頸,如(1)職場存在不同型式藥物濫用,有處方用藥使用不當或以養身保健而誤用草藥的現象,亦有少數職場確實發生非法藥品濫用問題(28.85%15/52)。(2)推動職場藥物濫用防制工作相關人員自覺對於藥物濫用認知與處理概念知能不足,感到擔憂與不知所措(30.8%16/52),實務工作欠缺各職務間權責分工與合作機制。(3)推動藥物濫用防制工作對職場而言仍為極敏感話題,如何調整議題名稱以去敏感化,結合時事現況,仍待與其他職場健康促進介入措施結合推動等作法之試行。(4)相關推動工作常面臨員工個人隱私、反應不佳、無法辨識個案、法規限制或主管未能支持等困難點。

因此從職業健康服務角度檢視職場藥物濫用防制推動工作,仍須強調多元專業人員參與。目前企業對於職場藥物濫用防制議題,實際落實程度與參與宣誓企業之預期仍有差距。從管理角度,因該議題敏感性較高,雇主抱持著觀望立場及擔心職場形象的問題而無法具體支持;從執行面向,該議題涉及身、心、社會的平衡互動以及藥物變遷的專業知能,相關工作非僅單一角色得以完成。因此從健康服務工作參與,雖能引領企業重視此議題的重要性與急迫性,提升企業推動藥物濫用防制的意願與防制能力,但仍需多元人力參與,才能創造無藥物濫用職場環境。以國內職場人力分布而言,在發展階段時,即應有內部各單位的協商與參與,如人資、部門主管、職安衛人員、職業健康服務人員、勞工代表,必要時可納入法務人員的參與。而從外部單位而言,則可嘗試與各單位合作,如大多的職場健康促進以員工有興趣議題優先,或考量員工主要健康問題,透過勞工健康服務中心、職業傷病防治中心居第一線辦理預防與接觸職業傷病的個案,與臨場健康服務結合,降低切入議題的困難度。更可與醫療機構、戒癮單位等成員合作,搭配內部以個管概念推動,逐步建置職場為重要的防制種子站,達成社會減毒、滅毒的期待。

其次應提高推動參與人員藥物濫用防制知能。於職場推動相關議題時,應能提供員工藥物濫用防制資訊,因此實際推動人員應提升自我相關知能。未來期能透過主管單位或民間機構辦理藥物濫用防制種子人員完善的教育訓練,定期更新藥物濫用的防制資訊或趨勢,讓藥物濫用防制資訊於職場充分宣導。而種子人員,除職業健康服務成員外,應擴大其對象範疇,因事業單位之健康計畫是否得以順利推行,常取決於企業決策者-主管的支持度與認同,因此納入主管人員為對象,提升其藥物濫用防制知能與認同,增強責任感與正面態度,能更有助議題於職場順利推動。

另因藥物濫用對我國人民身心的影響甚鉅,若能喚起普羅大眾的關注與參與,應可達事半功倍之效。由於藥物濫用防制活動在學校是常見的議題,相較之下,職場卻鮮少談到此議題,但職場即是整個社會的縮影,若從職場問題著手可以減輕社會的負擔,並能全面使藥物濫用防制議題觸及全國勞工,國外早已認知藥物濫用對職場造成的危害,不僅與個人健康有關聯,更會影響企業,如易發生職業傷害事故、員工工作表現不佳與危害企業形象等等,但是國內職場仍以敏感話題為由,消極面對問題,故透過社會大眾對藥物濫用的警覺心與關注,針對普遍用藥迷思問題,辦理與職場健康促進、家庭健康促進有關的知能教育課程,並結合藥物濫用討論,應可引導職場正視藥物濫用議題。

近年藉由職護團隊從職業健康服務人員角度參與職場推動藥物濫用防制工作的初步成果已獲肯定,深切感受其能發揮企業社會責任下的健康促進作為。未來盼能有更多研究量能,以嚴謹方式彙整國內外資源,並透過定期系統性的資訊統整歸納,提供職場政策訂定參考,幫助國家掌握國內的職場防制概況,並期待有更多職場安全與健康服務人員共同營造健康安全的工作環境!

參考文獻:限於篇幅,若需參考文獻詳細內容請與作者聯繫。
(出自管制藥品簡訊第七十九期)

回頁頂